□金陵晚報記者 熊偉玲
  孤寡盲人老太遇上熱心保姆
  李姨是南京本地人,從小罹患先天性失明,生活一直由他人照料。10年前,父母離世、丈夫離婚,膝下無子的李姨只能靠微薄的工資生活。開始幾年,李姨獨自靠“摸”生活,她也不經常外出,大部分時間都一個人待在家裡,沒事的時候偶爾聽聽收音機。但隨著年齡增長,原本就患有癲癇的她身體開始有了糖尿病。
  3年前,一位老鄰居介紹給了一個“老保姆”給她,就是張姐。張姐年紀並不大,只有40來歲,之所以稱作老保姆,是因為她被鄰居傳了多次,“都說她人好又細心”。也因此,只要鄰居家有老人需要照顧,張姐都會被推薦。兩人見面後雙方約定,每個星期五下午,張姐都去李姨家為其打掃衛生,照顧李姨。“剛開始看她一個人怪可憐的,我也是一個人來南京打工,有事沒事的時候總想著去看看她。”張姐告訴記者。就這樣,一來二往,兩人關係慢慢變得像姐妹一樣親。
  “我一定要將房子留給‘最親的人’”
  老家蘇北的張姐7年前跟著來南京做生意的親戚一起,來到這座城市打工。剛開始,沒什麼技能的她做起了保姆,沒想到,一做就是7年多。
  今年春節,張姐像往年一樣,留在南京照料鐘點服務的15戶老人。李姨是唯一沒有家人的“雇主”,於是,張姐便把她接到自己出租的房屋中,和她一起過春節。在一起吃飯時,李姨突然提出,要將唯一的房產送給張姐。這讓張姐吃了一驚,本分的張姐從來沒有想過白拿“不屬於自己的東西”。但李姨堅持要送,並且要“快”,4月初便拉著張姐去房管局辦手續。
  之所以如此,昨日,在南京公證處,李姨向記者訴說其原委,“趁我還清醒,我一定要將這棟房子送給你,你是我在世上最親的人了”。原來,李姨害怕自己癲癇病發,腦子會越來越不清醒。而最親的人張姐,是她每天見不到就會打電話詢問的人,她一定要將唯一的東西留給她。
  而對於李姨,張姐也是照顧備至。3年來,張姐並不按照星期五的鐘點服務時間,幾乎每天沒事都去看看李姨,“雖然我每個星期要照顧15戶老人,但總覺得李姨是最需要我的,因此,我沒事的時候都去李姨那邊,看看她有什麼需要幫忙的”。
  法律風險大 公證員勸其改為遺贈
  於是,兩人於今年4月準備去房產處辦理贈與手續,但因張姐並非李姨直系親屬,要贈與房產,需公證處出示相關公證證明。
  “直接贈與法律風險太大了,因為一旦贈與將無法反悔”,受理本案的南京公證處公證員張媛告訴李姨,李姨現在年紀並不大,房產是其唯一的保障,直接贈與非直系親屬,可能產生不可預測的負面影響,也可能帶來不必要的爭議。
  因此,張公證員建議其改為遺贈,即以遺囑的形式將房產贈與張姐。張媛告訴記者,根據相關法律規定,遺囑人可以撤銷、變更自己所立的遺囑。李姨在去世後可以將房產贈給張姐,但也可以在想更改的時候更改。
  3年前,經人介紹,孤寡盲人老太李姨(化名)的生活里迎來保姆張姐(化名)。兩人一見如故,張姐對這個特殊“雇主”照顧有加,兩人關係好過姐妹。患病多日的李姨便想趁自己頭腦清醒時,將唯一的一處房產無償贈給這個“好姐妹”。但出於法律風險考慮,受理本案的南京市公證處公證員建議其改為遺囑公證。昨日,金陵晚報記者在現場見到李姨和張姐。  (原標題:保姆親如姐妹 盲老太欲送房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塗料

zw98zwjm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